今週のじぃご飯♪

今週のじぃご飯♪

我們在一起的流年鑲嵌著紫色的浪漫的光彩


深秋翩翩而至,我在紫色的月季花田等你。月季是羅曼蒂克的象征,它散發出淡淡而獨特的芬芳。一片紫色的海洋,一望無際的光彩,留下風花雪月的纏綿,留下你動人心魄的微笑。
深秋,陽光燦爛,月季開的格外燦爛。在陽光的照耀下,站在月季叢裏,仿佛處於仙境一般。紫色曼妙,輕舞飛揚。當暖暖的秋風吹過,月季輕輕擺動,跳起仙女般的舞姿。
深秋,我在絢爛的月季花田等你。等你向我徐徐走來,等你在月季叢的另一邊向我輕輕地招手,等你向我展露親切動人的微笑,等你用清澈水靈人眼睛看這我。
深秋,陽光明媚,照耀著月季花叢,讓人感覺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光彩與美麗。我在花叢裏,默默地想念你,靜靜地回憶你,深情地守望你。愛你,等你,想你,等你等到花香四溢。
我記憶中的那個深秋,溫暖而美麗。那時,你與我初次相遇。你戴著紫色的帽子,穿著紫色的連衣裙,踏著白色的高跟鞋。你從月季花田的另一邊徐徐向我走來。
初見,驚艷。當你走進我,你那傾城傾國的微笑讓我全身酥軟。你有兩片半月型的眉毛,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,有一個精巧別致的鼻子,有一身白色嬌嫩的肌膚,還有一圈細細的腰。
你的美,你的媚,已經深深紮根在我心裏。我們相識的月季花叢裏。我們談論著唐詩宋詞,談論著人生,談論著我們相遇是的情景,談論著徐誌摩的名詩《再別康橋》。
你的才情,深深觸動我的心靈。你熟讀唐詩三百首,四大名著你能娓娓道來。你喜歡李清照的才情與愛國情操,你欽佩張愛玲的孤冷與高傲,你欣賞林微因的美貌、詩情與建築才華。
我們相戀在這片月季花叢。你在花叢裏輕舞飛揚,舞姿曼妙,身輕如燕。我在花叢裏吹著口琴。這一份默契,讓我們更了解彼此,更信任彼此,更愛著彼此,將我們的心更心有靈犀。
分別,在紫色的海洋裏。曾經的愛戀,讓我依依不舍;相識的畫面,讓我刻骨銘心;相愛的日子,讓我甜蜜在心;相離的時刻,讓我倍感懷念;思念的光陰,讓我備受煎熬。
等你,在一望無際的月季花田。你的微笑,楚楚動人,傾城傾國。你的舞姿,如蜻蜓點水般輕靈。你的心靈,有著月季花一樣的純潔。
等你,在一望無際的月季花田。我不知你去了哪裏,也不知你要離開多久。我常常坐在紫色的海洋裏,回憶著我們的美好,回憶著我們的點點滴滴。我想念著你,想念著我們的風花雪月;我對你的思念,穿過海角天涯,飛躍千山萬水,一直追隨著你的身影。
無論要等多久,隻要每年月季花繁盛不衰,光彩四溢,香氣裊裊,我都會在每年的這個時候守候著你,隻要每年花開半夏,我就對你深情相依,不離不棄。
十月的江南,煙雨蒙蒙,楊柳依依,小草青青,花開半夏。鬱金香開的如火如荼,嬌艷盛放。滿城的鬱金香隨風飄搖,滿城的鬱金香暗香盈袖。醉一場風花雪月,飄一場夢裏江南。風塵渺渺,水波輕柔,煙雨朦朧,花開傾國,美人傾城。雨,淅淅瀝瀝,紛紛揚揚,打在荷葉上,發出“劈裏啪啦”的響聲。
鬱金香美艷,姹紫嫣紅。就像你,從江南煙雨走出來的女人,穿著粉紅色的旗袍,披一頭如雨絲般輕盈柔亮的秀發,月亮一樣彎彎的眉毛,精致小巧的鼻子,晶瑩剔透的皮膚,精巧紅潤的嘴唇,水蛇一樣柔軟的身材。你撐著一把紫色的小傘,踏一雙白色的高跟鞋,輕輕扭動著腰肢。
江南煙雨,美麗如畫。如花美眷,流年似水。鬱金香在風雨裏飄搖,點頭哈腰,在雨簾裏嫣然起舞,向著我,向著你。十月的鬱金香,開的楚楚動人,有的一身雪白,有的,一身粉紅,有的,散發著黃色的光彩。風,輕輕地漫過鬱金香,洋溢著淡淡的花香,仿佛是你身上獨特的味道。
江南的雨,如此多情。細細膩膩,像你一樣,溫柔似水。你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。清澈含情,透著善良,透著柔情,透著嫵媚,透著笑意。江南的雨,仿佛從你眼裏緩緩流出的淚滴,涼涼的,晶瑩透亮。你的眼淚,仿佛會說話的雨滴,藏著多少江南煙雨裏的愛情故事,藏著多少曖昧的情感。
江南的風,如此輕柔。輕輕吹動你的秀發。你的美,你的媚,因這一頭長發更顯飄飄欲仙。發如雨,輕飄飄,散發著柔亮的黑色光澤。你的發,柔亮動情。像瀑布一樣,一瀉千裏。它,洋溢著淡淡的洗發水的香氣,從身邊走過,了你,醉了我,醉了靈魂,醉了花花草草,醉了山山水水。
江南的花,遍地開放,五顏六色、生機盎然。江南的花,品中繁多,而你,最喜歡鬱金香:艷而不俗,美而不嬌。鬱金香型美,各種顏色都有,但,你獨愛白中帶紅的鬱金香。它如羞澀如純潔的你,如清新美麗的你,如柔中帶剛的你,如纖塵不染的你,如水靈而素心寡欲的你。
江南的鬱金香,江南的你。你生在江南,染上江南如夢如癡如醉的氣質。江南的天空,下著雨,飄著霧。你撐著小花傘,漫步在荷塘的花叢裏。草叢裏,開著五彩繽紛的花朵,白的、黃的、紅的、紫的、粉的。我摘一朵紫色的小花,插在你的秀發間,你更顯嫵媚秀麗。